第四章  农耕文化与少数民族民间舞蹈(上)    本章要点

第九节  朝鲜族民间舞蹈    第十节 傣族民间舞蹈

0601.jpg (49570 字节)
朝鲜族民间舞蹈作品荟萃

    朝鲜族与傣族居住中国边陲,一在东北,一在西南,相距虽远,但社会结构与经济生活近似,都从事农业生产,过着安定的农耕生活,民间舞蹈都具有恬静、幽雅、细腻的特点。两个民族地处中外交通的陆、海通道,得以广泛吸收中原与外来文化,古代都有地方政权和宫廷舞蹈,民间舞蹈亦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平。

    居住在北方的朝鲜族受汉文化的影响较深,在接受汉族农耕文化影响的同时,也接受了汉族先进的农耕技术,成为善种水稻的民族。傣族历史悠久,其先民在两千年前的汉朝就和中原友好往来。公元9世纪,傣族先民已使用牛和象耕田种植水稻,并有相当规模的水利灌溉系统。

    中国南方的少数民族,多是从事农业或以农业为主的民族,多擅长水稻栽培,喜食大米,和古代百越人有着血缘关系的民族。如傣族、壮族、侗族、水族、布依族等,他们的习俗与舞蹈,至今仍保存有古越人的遗风。中国农耕文化型的民间舞蹈,是各民族共同创造的,但各民族又有自己的文化特征与审美情趣。

 


朝鲜族民间舞蹈作品荟萃
 

朝鲜族 长鼓舞

朝鲜族 农乐舞

朝鲜族 长鼓舞

朝鲜族 农乐舞

朝鲜族 长白祥云

人民热爱毛主席

朝鲜族 长白祥云

朝鲜族 延边人民热爱毛主席

朝鲜族 男子组合

朝鲜族 女子组合

朝鲜族 男子组合

朝鲜族 女子组合

【返回】

 

【返回本章】    第九节  朝鲜族民间舞蹈    阅读参考

朝鲜民族——朝鲜族民间舞蹈——鹤的心态在民间舞蹈中体现

朝鲜族民间舞蹈的风格特点——朝鲜族民间舞蹈的表演形式——潇洒典雅的风韵——崇鹤心态的体现

    朝鲜民族——居住在中国东北地区的朝鲜族,是自明、清时代开始陆续从朝鲜半岛迁来的,他们主要聚居在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其他散居在黑龙江、辽宁等省内。朝鲜民族则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其先民早在商周时期就出现在中国东北部“今辽西渤海沿岸”,经历了渔猎生活,原始农耕和一般的谷物劳作,在精神生活上也相应地经历了万物有灵、图腾崇拜、巫术活动等阶段。自战国(燕)时起,汉族文化和先进的农耕技术已通过辽西、辽东两郡向东北方的传播。汉族农耕文化带有浓厚的传统观念、宗族观念以及天人合一、人际和谐的思想,对朝鲜民族原有的民族心理、传统习俗及精神生活产生过重要的影响。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栽培稻的国家之一,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的古稻谷表明,定居于当地的古百越人先民,是中国古稻谷的栽培者。朝鲜半岛地处北纬35~40度,从部分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或地理环境来看,是可以发展稻田种植技术的。勤劳的朝鲜民族结合本地区自然环境与生活特点,使传入的稻田种植技艺更为擅长。当他们发展成为农耕民族以后,思想观念也起了很大的变化,本对朝鲜民族的民间舞蹈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朝鲜民间舞蹈是在古朝鲜、扶余、高句丽以及三韩等朝鲜半岛的传统文化基础上形成的,中国的朝鲜族民间舞蹈,在朝鲜传统文化的根基上,又在东北地区特定的历史环境中形成今日的舞蹈风韵。研究朝鲜族民间舞蹈文化,要了解朝鲜民族的经济生活、民族心理以及其先民的历史方面等情况,进一步研究成为朝鲜族后的演变与发展,分析各发展阶段物质与精神的文化特征与遗存。朝鲜族民间舞蹈是在广收博采中,成为富有我国民族特色和高水平艺术形式的。【返回】

    朝鲜族民间舞蹈——朝鲜民族先民中,不论是活动在中国东北地区传说中坛君时代的古朝鲜,还是貊貌、扶余、高句丽以及朝鲜半岛上的三韩,都是爱好与擅长歌舞的古老民族。据史料记载:古朝鲜“有婉转悦耳的音乐、歌谣,有轻快多姿的舞蹈”。扶余有“腊月祭天”的风习,届时“大会连日,饮食歌舞,名曰‘迎鼓’”,平时也是“行人无昼夜、好歌吟,音声不绝”,高句丽则有“暮夜辄男女群聚为倡乐”的习俗。朝鲜民族悠久的乐舞传统中,具有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内涵,因此,不论是唐、宋两代还是以后的文化输入,他们都能在广泛吸收外来的乐舞形式中,保持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并使之不断发展。又由于宫廷的“乐舞”与民间的“乡乐”互为影响,相应提高增强了民间舞蹈的民族色彩,而且擅长歌舞的古老风习至今盛行不衰。

    朝鲜民族是勤奋团结、勇于抗暴的民族,历史上曾多次遭受外来侵略,抗暴斗争层出不穷。公元1910年日本吞并朝鲜后,大、小规模的人民起义和暴动此起彼伏。长期的反入侵斗争与抗暴斗争,使朝鲜民族的民族性更为沉着坚忍,从而增强民间舞蹈的力度并融入柔韧的特色。女性舞蹈更以柔美见长,而且优美中蕴藏着刚劲的力量。这是由于朝鲜族妇女和男子一样参加繁重的劳动,又与父兄们一起参加抗暴斗争而形成的。至今,朝鲜半岛南方全罗南道沿海村落还盛行一种民间集体舞蹈。纪念“壬辰之役”时妇女配合作战抗击侵略丰臣秀吉的英勇事迹,现在演变成为朝鲜南方中秋之夜的民俗歌舞活动。【返回】

    鹤的心态在民间舞蹈中的体现——朝鲜族民间舞蹈的动律,是朝鲜民族内在美与舞姿美的融合,是通过特有的节奏形式与呼吸方法协调、升华的结果,展示出他们崇鹤的心态与风韵。朝鲜族民间舞蹈中,模拟鹤自然形态的物质因素有“鹤步”“鹤飞翔”等舞蹈形象。高跷这种民间舞蹈看起来似乎与鹤、与朝鲜民间舞蹈无关,但在《高句丽文化》一书中,八清里古坟与水山里古坟曲艺人物壁画上有踩高跷表演杂技的画像,为古代朝鲜族鹤图腾崇拜有关的物质直观模拟。而舞蹈中有鹤的神态、鹤的意境、鹤的舞姿,典雅、飘逸、满洒的风韵,则是仙鹤心态、观念和心理的艺术升华。可见当时鹤对朝鲜民族文化与精神生活的影响。鹤与朝鲜族民间舞蹈的如此密切,究其源与朝鲜先民鸟图腾崇拜有关,与远古流传的巫俗活动有关,又和儒家的清高、道家的神仙思想分不开,这些因素交织、融合在一起,遂形成特有崇鹤的审美情趣,并在民间舞蹈中展示出来。

    朝鲜民族各氏族的图腾信仰中有熊、虎、鸟的信仰,与鸟图腾(卵生)崇拜的资料很多。扶余、高句丽都曾在东北建立过早期的国家,其统治阶级鸟图腾崇拜的观念直接影响本氏族。以三国、两晋时代高句丽诸王古坟(吉林集安)的壁画中两幅主人乘鹤飞升的画像作推断,高句丽王族是崇拜鹤的,乘鹤飞升、飞仙羽化的观念早已形成。朝鲜民族的崇鹤心理,还可从巫俗中找到依据。巫俗源于母系社会的图腾崇拜,巫党在妇女中传承,所唱的《帝释神歌》“……门前的宾朋贵客,都是乘鹤往来的神仙。”反映出鹤与神仙为伍,人可以乘鹤飞升,称为仙鹤的思想观念。朝鲜民族民俗中关于鹤的说法也很多,如鹤不能吃,食之必死,尤其是丹顶鹤。科举时代认为鹤落之处为福地,是有人中举的先兆。“松鹤延年”以祝白头偕老,新郎的礼服上“双鹤飞舞”寓意爱情纯真夫妇比翼双飞。崇拜仙鹤的观念逐渐成为朝鲜民族的重要心理因素。

    由民间艺术所表现出来的文化现象,积淀着一个民族的历史与深层的意识。正因为鹤在朝鲜民族的观念中是最普遍的心理影象,所以不论是在艺术舞蹈或自娱性舞蹈里,这一影象都会自然地流露而习以为常。不会追寻由来,不会称为鹤舞。而本民族以外的观赏者却从中看到了鹤的艺术形象和朝鲜族崇敬鹤的心态。这种现象在中国其他少数民族中也常见。如我们常称为鹰舞的塔吉克族自娱性民间舞蹈,塔吉克族却从不称它鹰舞,藏族也有模拟鹰的形象与气势的自娱性民间舞蹈,但也不称作鹰舞。我们以“朝鲜舞基本上是仙鹤式的步调和杨柳式的身条灿”来形容和启发学员对朝鲜舞蹈风格特点的掌握。【返回】

    朝鲜族民间舞蹈的风格特点——中国东北部山清水秀的长白山下居住着朝鲜族,在大自然的陶冶下和各民族的交往中,保持着尚白、敬老、重礼节、喜洁净的习俗,以及把鹤作为长寿、幸福象征的心理,在继承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形成朝鲜族民间舞蹈的特有风韵,以潇洒、典雅、含蓄、飘逸而著称。朝鲜族民间舞蹈浓郁的民族风韵,是和丰富的乐舞节奏、伴奏乐器及演奏技法分不开的。例主奏乐器的杖鼓(俗称长鼓),它能激励舞者抒发内心的世界。杖鼓历史久远,即唐代盛行的“两杖鼓”,朝鲜民族保存了这种古乐器,并继承其技艺,融入本民族乐舞文化,发展成表演很强的,名为“杖鼓舞”的舞蹈形式。

    朝鲜族民间舞蹈中有各种不同的节奏类型,细腻又具有跳跃感的12/8拍是主要的节拍型之一。人们还把不同节拍形成的节奏型称作“长短”,如“古格里长短”“他令长短”等。长短一词,是朝鲜语中形容乐舞的特有名词,包括有:节奏、节拍、速度、风格等含义。每种“长短”都有特定的鼓点与敲击方法,都有与它相应的特定舞蹈动作。而且舞者呼吸与“长短”相吻合中、与乐手默契交流,随着“长短”流畅地进行,其表演才能充分体现出朝鲜族民间舞蹈的风格韵味。朝鲜族民间舞蹈富有艺术性,舞姿优美,技艺精湛,深受人们称赞。【返回】

    农乐舞:最有农耕生活特征的传统民间舞蹈,是古代农业丰收后,人们聚集饮酒、歌舞娱乐的遗风。每当夏收农忙时,农民自行组合,清晨同去大田劳作,黄昏返回村庄,在劳动的路上,边行进边歌舞,通过歌舞消除疲劳、慰藉辛勤、加强团结以及号召人们热爱农耕生活。其中“象帽舞”最有特色,舞者戴特制的头盔,上有可以旋绕的长缨,舞时摆动头部使长缨在头顶、身侧旋绕飞舞。手中击打小鼓,以喜鹊步跳跃前进,如腾空遥射,如冲锋向前,头上的长缨不断旋绕,充分表现出朝鲜族劳动人民的乐观精神。此舞是随着朝鲜移民传入东北地区,又发展为中国朝鲜族喜庆中的表演性舞蹈。其中“舞童舞”由儿童在大人肩上表演,也戴着象帽让飘带在空中旋绕飞舞。辽宁本溪的朝鲜族农乐舞叫“乞粒舞”,富有农村生活气息。农乐舞的雏形联想到汉族的“系鼓互歌”,“舞童舞”联想到花鼓灯的“上肩”,都是农耕文化型古代乐舞在民间舞蹈中的遗存。
    杖鼓舞:俗称“长鼓舞”。多为女性表演的单人舞蹈,也有男子表演。表演者身挎杖鼓,右手持竹键敲打高音部鼓面,左手用掌拍低音部鼓面。高低音色的鼓声,花样繁多的鼓点相映成辉,很有特色。表演高潮时常作连续性的行进旋转。
    扇舞:以折扇为道具表演的舞蹈形式。起源于古代朝鲜巫俗活动,原是巫女持绘有“三佛”神像的扇子作法器跳神表演。后来民间艺人把扇面改绘为花卉,又加强舞蹈的动作与造型,逐渐成为独立的舞蹈形式,并由单扇发展为双扇。
    圆鼓舞:肩挎圆鼓置于胸前敲击表演的舞蹈形式。圆鼓原是古代的乐器,后发展为击打表演的圆鼓舞。男女皆可表演,女性用鼓较小,多为单人表演,舞姿优美,在技巧上发挥个人之长。男子多为群舞,动作开拓有力、富有战斗性。
    假面舞:带面具表演的男性舞蹈。据说从中国南部传入,曾为宫廷表演节目。民间流行的假面舞多把唱诵、对话、舞蹈融为一体,分场次表演一些风趣幽默的讽刺故事。
    剑舞:是持可转动的短剑进行表演的女性舞蹈。短剑连结于特制木柄,剑身可自由转动,表演者甩动并使之随腕旋转,发出铿锵音响,与优美舞姿相辅相成造成特有的气氛。原为男子表演,后发展成为典雅又具有韧性的女性舞蹈形式。
    拍打舞:亦称“手拍舞”,男子表演的自娱性舞蹈。舞者用手掌互击,或用手掌、肘部击打肩、胸、两肋、大腿等部位表演。此舞据说源于渔业丰收时渔民们在船上赤膊、欢快地拍打身体以抒发喜悦的心情。下层士兵中曾盛行此舞。
    即兴舞:表演者合着音乐节奏即兴跳舞的形式,称为“玛克村”。无一定程式,不论男女老幼都可参加。在喜庆节日、群众聚集的场合,只要鼓声一响,人们就自由进场跳舞,即兴发挥,充分显示自己所擅长的舞蹈技艺。【返回】

    潇洒、典雅的风韵——朝鲜族民间舞蹈是以潇洒、典雅著你的,潇洒,是舞蹈者表演时的神韵,是民族心态的形象化。典雅,是动作的规范、洗练,是舞姿的古朴自然,展示民族审美情趣,其形成的因素很多。

    坚忍与自强的民族性格:朝鲜半岛素有“三千里锦绣江山”之称。古老的朝鲜民族在历史上屡遭侵略,1910年日本吞并朝鲜,1945年获得解放后,至今仍分成南、北两个国家,有待早日统一。中国的朝鲜族是明、清以来,先后迁徙到东北地区定居的移民。他们在艰苦的生活条件下,垦荒种田,辛勤劳动,在北纬45度的寒冷地带(如延边)成功地种植优质水稻,建设起美丽的家园。优美的地理环境和特殊的历史原因,形成了朝鲜族坚忍不拔、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反映在民间舞蹈中,形成内韧外柔的风格特点。男子舞蹈中乐观、风趣的表演,也反映出朝鲜族勇于战胜困难的风貌。

    古代歌舞风习的继承:朝鲜自古以来从民间到宫廷,人人喜爱舞蹈,许多民间舞蹈由传入宫廷后,经规范和加工又常有一些流入民间,使民间舞蹈的艺术水平不断提高。如“剑舞”“杖鼓舞”“响钹舞”都是经宫廷规范后的舞蹈。在民间各种节日中,有不同的舞蹈形式。朝鲜族有崇老的风习,“老人节”专门组织群众歌舞祝贺,家庭的老人六七十岁生日时,全家跳舞为老人祝寿。年青的女儿和儿媳头顶酒瓶起舞,给寿星敬酒,称为“瓶舞”。男子戴着纱帽边甩帽边敲击胸前圆鼓的“纱帽舞”,是手势面部表情配合舞姿的“手舞”,这些来自生活的创造,和劳动紧密结合的各种舞蹈,有助于民间舞蹈的继承与发展。

    儒、道、佛教文化的影响:朝鲜族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很深,古时候非常讲究汉学,以能否吟诵、书写汉文诗词、文章水平之如何,来评定文化之高低。儒家孤芳自赏、清高脱俗,道家养生、飞升的思想,形成舞蹈的潇洒、飘逸的风格。三从四德的封建思想束缚着妇女的发展,这是历史的局限,而妇女的端庄、温静的美德,则形成舞蹈含蓄、柔美的风格。另外,民间舞蹈中的“波罗舞(钹舞)”“僧舞”等,则来自佛教的仪式活动。【返回】

    崇鹤心态的体现——鹤在朝鲜族心目中是善良、纯洁、长寿的象征,这种心态经过长期的艺术加工与不断升华,形成舞蹈最基本的步态,这种柔韧、飘逸的“鹤步”是形成萧洒、典雅风格的基础,创造出不同的舞蹈意境。舞蹈家们常用“踊布儿长短”(18/8拍,节奏沉着、舒缓)作“大鹤步”的训练,增强内在感觉和腿部控制力,体会鹤的心态。

    “长短”与“呼吸”的作用:长短是伴奏者通过杖鼓体现出来的艺术创造,包括节奏、节拍等诸多面,舞蹈者的呼吸与之相吻合,才能完美地跳出这一长短的动律和风韵。因此,舞蹈者自己会不会打杖鼓,技艺如何,将直接影响到舞蹈表演。特别是女性舞蹈的“杖鼓舞”“剑舞”等更是如此。因此“长短”的掌握实际是对杖鼓演奏技艺的理解和对呼吸的恰当运用。

    古代“伎生”制度:这是古代培养和训练女子舞蹈技艺的一种制度,这种舞伎培养是为满足王公贵族的纵情歌舞享乐,客观上也促进了宫廷舞蹈的规范化。通过伎生使许多古代传统舞蹈得以保存并传播到民间。1940年代前日本统治时期,有近似培养伎生的“卷番学校”,这些“卷番生”掌握了许多宫廷舞蹈。她们后来根据需要把这些舞蹈编成教材,在舞蹈艺术团体和学校中进行教学。她们都是当之无愧的民间舞蹈家,在为继承和发展朝鲜族民间舞中,以毕生精力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养。

    近、现代舞蹈家的创作:古代的伎生制度和后来的卷番学校己积累了许多培训朝鲜舞蹈演员的经验,1930~40年代又涌现出许多优秀的舞蹈演员。这些著名的舞蹈家把朝鲜的古代舞蹈和表演技艺,经加工改编创作出反映历史故事、民间传说及现代生活的新型朝鲜舞节目,并把这些富有东方农耕文化色彩的节目带到西方演出。朝鲜族民间舞蹈的发展与提高,其间众多舞蹈家和民间艺人的功不可没,他们把宫廷舞蹈赋予生活气息,使民间的舞蹈技艺不断提高,并创作了许多新的舞蹈节目。

    有较高的文化素质和艺术修:朝鲜族人民勤于学习,有深厚的民族乐舞文化传统与擅长歌舞的风习,从小受到传统美德与乐舞文化的陶冶。音乐、舞蹈艺术水平较高,一代年轻的舞蹈家迅速成长,他们吸收朝鲜、韩国的经验、借鉴国外的舞蹈技法,和老一辈舞蹈家们一同创作并演出富有时代精神的舞蹈节目,使朝鲜族民间舞蹈更富有中国风格和民族特色。【返回】

 

【返回本章】    第十节  傣族民间舞蹈    阅读参考

傣族民间舞蹈的文化特征——古越人的遗风——孔雀与象的意境——水文化的特征——与朝鲜族民间舞蹈比较

亚热带风情的傣族民间舞蹈——动律——造型——风情——孔雀舞

傣族民间舞蹈作品荟萃
点击放大

    傣族,又有傣勒、傣那、傣雅等民族自称,是我国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傣族主要聚居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以及耿马和孟连两自治县,其余散居在景东、景谷、普洱、元江等县。根据汉文资料的记载,其先民可追溯到远古的百越人,汉晋时期称作滇越、掸、僚或鸠僚的古民族。唐宋时期,由于他们喜用金、银箔装饰门齿和文身,所以有金齿、银齿、绣脚、绣面等名称。元朝时,称作金齿、白衣或白夷,清代以来称作摆夷。东汉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在傣族先民居住的地区设立了永昌郡,当地首领曾多次派遣使者带乐师和魔术家到洛阳奉献,博得东汉朝廷赞赏和欢迎。公元12-13世纪,在瑞丽和景洪一带,建立了“勐卯”和“勐泐”地方政权,并接受中原政权的管制。

    傣族普遍信仰小乘佛教,但佛教传入前的鬼神崇拜的原始信仰残余至今依然保存。村寨中佛寺很多,男子末成年时,要到佛寺识字、读经,过一段僧侣生活。一年中,与宗教有关的活动很多,如修功德“作摆”的佛会、斋僧礼佛的“赕佛”活动,以及原始遗存的插秧、收割时的祭祀等。这种交织的宗教观念影响着人们劳动生活,也反映在民间舞蹈活动中。许多舞蹈形式如“孔雀舞”“白象舞”“象脚鼓舞”“蜡条舞”等,都浸润着宗教色彩。【返回】

                                 

 


傣族民间舞蹈作品荟萃
 

傣族 雀之灵

傣族 喜悦

傣族 竹林深处

傣族 象脚鼓

傣族 雀之灵

傣族 喜悦

傣族 竹林深处

傣族 象脚鼓

傣族 男组合1

傣族 男(象脚鼓)

傣族 男集体组合

傣族 男组合1

傣族 男组合(象脚鼓)

傣族 男集体组合

傣族 女组合1

傣族 女组合2

傣族 女组合3

傣族 女组合4

傣族 女集体组合

傣族 女组合1

傣族 女组合2

傣族 女组合3

傣族 女组合4

傣族 女集体组合

【返回】

 

    古越人的遗风——关于古越人的习俗,有关百越民族史的专家们概括为:“蛇、鸟图腾,断发文身、习水使舟、巢居、种植水稻、语言不同、喜食异物、善铸宝剑等。”这些特征和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实物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系。今日傣族人民的生活习俗与审美情趣中,依然保存有诸多古越人的遗风。

    傣族喜欢水,爱洁净,勤于洗濯,而炎热的天气,辛勤的水田劳作,更加深了人们对水的感情。这从1980年代由傣族舞蹈家刀美兰表演的《水》这一舞蹈节目中,便可看出端倪。这个在傣族民间舞蹈基础上创作的节目,它之所以深受群众欢迎,久演不衰,而别人表演时,常常感到和刀美兰相比大为逊色的原因,正在于此节目是傣族人民爱水、柔情似水心态的典型升华。水边的洗发、编梳,对水的感受与表现,没有傣族姑娘的对水的深切体验和民族的传统心理,是难于演好这个节目的。

    傣族有许多与水有关的节日活动,如年节时,人们要赛龙舟、比划船、泼水节等,都是“习水使舟”古风的延续。而说到蛇、鸟图腾时,我们马上就会想到傣族民间舞蹈基本舞姿中“三道弯”的造型、柔软如水波的臂部动作,以及各种孔雀舞的优美形象。当然,人民喜欢孔雀舞以及这种舞姿动态的形成,虽和信仰小乘佛教的宗教影响有关,和王公贵族以及头人的爱好和推崇有关,但根本原因,则在于两千年前其先民的鸟、蛇图腾的崇拜,和由此发展而来逐渐深化的民族审美心理。

    一些云南的考古学者们认为:“今日傣族人民的舞蹈,若考其渊源,有着很长的历史可寻。他们的优美舞蹈动作,从云南出土的历史文物上可以找到印证”,云南晋宁石寨的出土文物(战国末、汉代初期)的“鎏金盘舞青铜扣饰”和“四个舞俑青铜器”“这两件器物上的舞蹈动作,简直就像今天傣族的‘三道弯’舞蹈造型”,西汉初期青铜文物上显示的一个奴隶的形象,“她的发式与今天傣族未婚女青年一模一样”。因此,参考古文献的有关记载,借助出土文物和考古学者们的研究成果,结合仍在流传的傣族民间舞蹈进行比较研究,可以弄清傣族舞蹈的源流及其演变。【返回】

    孔雀与象的意境——在接近西双版纳的热带原始森林中,繁殖着孔雀、犀鸟、野象、犀牛等珍禽异兽,生长着许多名贵树木、珍奇植物,带给傣族人们神奇美妙的意想。傣族民间舞蹈中,“孔雀舞”“象舞”“象脚鼓舞”流传最为广泛,并从中又派生出一些舞蹈形式,这些舞蹈中所展示出来的孔雀与象的意境,远远超出舞蹈本身。从珍禽异兽到“孔雀舞”“象舞”“象脚鼓舞”的艺术升华,是古越人审美心理的继承与发展,是傣族人民来自劳动生活的艺术创作,其中包含着远古的图腾崇拜、地域的、历史的、乐舞的以及宗教的多种文化因素。

    孔雀属于留鸟,是世界稀有珍禽,古代又称作孔爵、孔鸟,在中国分布于云南的南部和西南部,成群活动于热带森林中或水边。孔雀头部有羽冠,蓝颈,翡翠般长长的复羽(尾羽)上,匀称地布有百余个眼状斑纹,展开时即“孔雀开屏”后华丽耀眼,同时,它还会弄姿作态、回旋缓步,尾羽发出音响,美妙动人。自古以来,宫廷中、当地人家,都有豢养,深受人们喜爱。佛经中有孔雀明王和孔雀的故事,佛经说:孔雀明王菩萨“着白色缯衣,头戴璎络,耳当臂钏。自有四臂,分执莲花及孔雀尾等,乘金孔雀,结跏趺坐白或青色莲花上。”佛教传入加深了傣族对孔雀的喜爱,人们以孔雀翎献佛,演孔雀舞求吉祥,绘画、雕刻不乏孔雀形象,工艺、纺织品以及日用物品、饰物上多有孔雀的图案。孔雀的美好形象,深人民族心理和事物之中。

    大象也是热带森林中的珍贵动物,和孔雀一样深受傣族人民的喜爱。象可耕田、搬运木材,负重至远,可组阵打仗,能合着音乐节拍舞动,供乐人乘坐其上表演乐舞,象皮还可以制成坚固的甲胃。在佛教中释边牟尼佛两侧右胁待的普贤,是乘坐象的。盛大的宗教节日中,佛像、佛牙要由装饰华丽的“圣象”驮行。因此,象除了自然特征的温驯外,又带有神圣的宗教色彩。傣族先民素有驯养孔雀与驯化野象的风习,而且是:“孔雀巢人家树上,象大如水牛。俗养象以耕田,仍烧其粪”。司马迁在《史记》称今日保山、德宏一带为“乘象国”,今天傣族群众中,象是吉祥、幸福的象征。“彼美如象”含有亲呢褒颂之意,说老人漫步如象意如“寿比南山”,说儿童手足如象意为“吉祥绕身”,说姑娘举止如象“包含着娴雅端庄的品貌,稳重悠然的仪态,温柔勤劳的美德。”象舞、象脚鼓、象脚鼓舞不仅在傣族地区流传,还在云南其他民族传播。如通海县蒙古族有“大白象”,汉族有“大舜耕曰”,阿昌族有“耍白象”“象脚鼓舞”,景颇、德昂、佤、拉祜等民族也有象脚鼓舞流传。各族的象脚鼓舞,在鼓的形制上虽大同小异,但鼓与鼓舞的名称以及表演形式却不尽相同,各有所长。【返回】

    水文化的特征——水的使用和火的使用一样,给人类文明增添了光彩。人类有了火可以熟食,增强体力,促进成长,水是生命之源,滋润万物,勤于洗濯,有益健康。傣族人民喜爱水,勤于洗濯,是水文化的特征之一。人们劳作归来,再疲劳也要在水边或汲水洗濯后才吃饭。村寨内的水井,设有精致美观塔形井盖式的小建筑物,以保持水源清洁。这种风习是古代祓楔习俗的延续。祓楔,即每年三月上巳日到水滨洗濯,洗去宿垢。《后汉书·礼仪志》载:“是月(三月)上巳,官民皆东流水上,曰洗濯被除,去宿垢病(疾病)为大契。契者言阳气节畅,万物讫出,始契之矣。”三国、魏以后,祓楔改于三月三日进行。

    源于祓楔与“三月三”有关的风俗,后来虽因地区与民族之不同,日期不一定在这一天,或者内容已与水无关,但仍不同程度的保存着消除宿垢的古意。傣族的泼水节是辞旧迎新的年节,时间大约在清明后十日,其形式虽和“浴佛节”的宗教活动结合在一起,但沫浴更衣、以水互相泼洒,赛龙船,放高升(燃放自制土火箭)等项目,依然是“洗濯祓除,去宿垢契”的古风。同时,又是古越人“习水使舟”的发展。泼水节的三四天中,人们尽情欢歌起舞,日以继夜,表演各种民间舞蹈,在带有祓楔古风的节日中,人们所表演的各种舞蹈也就带有水文化的特点。

    古代文明是在水滋润的土地上培育、生成和发展的,又沿河水流向播散。傣族先民在澜沧江、瑞丽江建立起“动渤勐泐”和“勐卯”两个地方政权,形成的方言和拼音文字,这是傣族的共同文化,其中包含着水的文化特征。傣族人民对水有着深切的感情,民族心态和水一样地平和、温静,并以水表示无比的真诚。通过流传下来的《挖井歌》《祭祀歌》等古歌谣中,就可以感受到这一特点。如《挖井歌》中有这样的诗句:“鸟有饮水处,鹿有洗澡塘,就是小小萤火虫,也把露珠当水井。”仅此四句可看出他们对小动物、昆虫的亲切感,对水源开发的重视,并阐明挖井的重要性。又如当老人去世后,在众人围着尸体悼念时,村寨中有威望的老人(或死者的长子、长孙),一面把葫芦里的净水倒在地上,一面要吟诵《滴水歌》,歌中有如下词句:“让我们端起葫芦,倒出圣洁的水,像两行滚落的泪珠,一滴滴洒在悲哀的土地上”“水,圣洁得没有一点灰尘,我们对死者多么真诚”。这些词句洗练的诗歌,充分表达了傣族人民那种对水、对亲人的深切之情。【返回】

    安详、舒缓的动律——傣族民间舞蹈安详、舒缓的动律,来自他们劳动生活的环境,来自他们传统的审美情趣。傣族生活在天气炎热的亚热带地区,自然喜欢树荫和水边,喜欢明月和繁星,劳动生活节奏也不过于激烈,劳动后归来清洗洁净,饭后在微风轻拂凉爽的夜晚,和着轻缓的鼓声自由跳舞,那是最惬意的事。素有洁净、爱美和歌舞风习的傣族,就是这样地把水的清纯和水波轻柔的流淌,化为他们安详、舒缓的舞蹈动律。此外,人们生活在亚热带的环境,经常和孔雀、大象等温驯、可爱的热带动物相处,舞蹈中自然地融入对这些珍禽异兽的艺术升华,成为动律、动态的文化因素。傣族不同程度的保存有原始崇拜和万物有灵的观念,以及来自农耕文化“天人合一”的思想,使他们对自然界充满亲切感,人际之间和谐、融洽。小乘佛教传入后,宣扬的“唯我独善”,以佛祖为榜样的积德行善,多布施以修来世福等思想,和原有的传统观念相结合,形成傣族人民平和、善良的性格。自然环境、劳动生活、民族性格、审美心理,融为安详、舒缓的动律,贯串于舞蹈动律和表演之中。

    傣族民间舞蹈的动态形象上,舞者多保持半蹲的舞姿,重拍向下,均匀的节奏中,膝部的屈伸带动身体上下颠动和左右轻摆,舞步的踏或跺,看似着力而下,却是重起、轻落,全脚掌平稳着地等,是动律的基本特征。(29)这种均匀的舞蹈动律中,有孔雀的轻盈、柔美的舞姿,有大象漫步森林和缓、稳健的步态,更有舞蹈者的生活感受和创造。而且,这些动态形象,是在象脚鼓、芒、钹等乐器和谐击打的伴奏乐声中,像河水、小溪汩汩流淌,赏心悦目,沁人心脾。伴奏乐器有:象脚鼓、芒、钹等。其中,主奏乐器是象脚鼓,顾名思义,鼓的造型很像大象之脚,音色和敲打的方法也很别致。可用两手轻重拍打鼓面、鼓边,可用单指、双指敲打鼓边,以发出“崩、巴、比、泼”等音响形成各种鼓点,紧密配合舞蹈表演中的动作变化。鼓的节奏平稳,绵延的乐音和舞蹈均匀的动律相呼应,增强了安详的气氛和热带的风情。

    傣族民间舞蹈有二三十种之多,动律、舞姿、形式及音乐都充满亚热带风情。较典型的是:“孔雀舞、象脚鼓舞、嘎光、依拉贺、嘎甸(蜡条舞)”等,从中可见傣族舞蹈的古风与继承和新的创造。道具舞蹈有:“大象舞、鱼舞、马鹿舞、蝴蝶舞”,徒手的有:“大鹏鸟舞、鹭鸶舞、刀舞、棍舞、拳舞”以及儿童舞蹈“嘎盖(鸡舞)”等。【返回】

    三道弯与一顺边的舞姿造型——傣族传统的审美心理,还体现在舞姿造型上,过去,我们比较多地讲述“三道弯”和手臂各关节的弯曲,而忽略手与脚同出一侧时形成的“一顺边”的特点。追溯其源,前者源于古代百越人的“蛇鸟图腾崇拜”和对水的深切感情。而一顺边的美,则源于高原地区的劳动生活。两者融合后形成的体态,才是傣族特色的舞蹈造型。从古越人的鸟图腾到今日傣族的孔雀崇拜,是千百年来民族生活和民族心理的发展,由于该地区适于孔雀生长和繁殖,傣族人民才能够仔细观察孔雀,从而进行孔雀舞的艺术创造,并于后来融入了宗教因素。孔雀的自然形态也有三道弯的特点。当孔雀立于高处或栖息在树桠上,长长的尾羽垂下来,其形态正好是三道弯,从自然科学角度上看它的骨骼结构,三道弯与弯曲的特点就更加鲜明。经过艺术加工后的孔雀形象,不仅在舞蹈中,就是在傣族织锦、饰物上的孔雀图案,也多是三道弯的形象。

    现在傣族人民对蛇并不喜爱,但在远古蛇和水都是崇拜的对象。傣族古歌谣《打水歌儿》有“山头有小河,流过树林间,水清流得快,看去像蛇跑”描述了蛇似清水,山地、林间的生活环境。当然,今日体态的三道弯和手臂弯曲的造型,远非自然的模拟蛇、鸟和水,而是千百年来群众智慧的结晶与升华。云南的地形非常复杂,山地高原约占全省面积的93%。傣族虽居山谷间平坝,但山地的一顺边特点,尤其反映在妇女担水、挑谷、扬场等劳动步态和形体动态中。过去,傣族在秋收后扬场中不使用风车,而是两手各持一把大竹蔑扇,用扇风的方法筛选稻谷,这种筛法就是别致的一顺边的动态。当她们右手高举蔑扇的同时,右脚亦弯曲并高高抬起,然后,手脚同时向下用力地扇风,身体由右方向左侧转动,左手扇风时,姿态和转动与右手一致,都是手脚同出一侧。一顺边审美情趣和三道弯的体态也不限于傣族,是稻作文化型民间舞蹈的特点之一。

    “一顺边”是高原民族舞蹈特有的动律形态和文化现象,傣族民间舞蹈的风格特点则在“三道弯”与“一顺边”融合后,又在傣族特有的安详、舒缓的动律中体现出来,成为民族审美情趣和舞蹈者心理活动的形象化。不论是自娱性的轻歌漫舞还是舞台表演及大型的游行表演,我们都可以看到这种优美的动态形象。云南地区的舞蹈家整理傣族纷繁多彩的民间舞蹈时,归纳出8个“手的位置”(又分单双手)和11个基本造型,属于“一顺边”造型有“低展翅”(单双)“高展翅”“平展翅”“合抱翅”“顺展翅”“侧展翅”等6个手位、7个一顺边的舞姿。由此可见一顺边舞姿特征的重要性是不容忽视的。【返回】

    傣族居住在群山环抱的河谷平坝,这里土地肥沃,山川秀丽,四季常青。村寨依河傍水,椰树高耸,蕉林处处。干栏式竹楼上,翠竹掩映,溪流环绕,优美宁静。南国田园陶冶了傣族人民温和、善良的性情,民间舞蹈洋溢着亚热带特有的风情。
    象脚鼓舞:傣语作“光黑拉”“烦光”。是男子表演的自娱性舞蹈,流传于云南德宏、西双版纳、思茅、临沧等地区。大型象脚鼓长l.5~2米,小型长1.2米。大型鼓于伴奏,舞者左肩挎大鼓,拳、掌、指轻敲重打,抑扬顿挫形成“鼓语”,边敲、边变换姿势,和舞者相呼应。小型鼓用于鼓舞表演,鼓的尾端系孔雀翎饰物。表演时舞者的舞姿、韵律和鼓的音色、音量及鼓尾的摆动融汇一体,人鼓合一。青年们常挎鼓敲击竞舞,舞蹈动作灵巧、敏捷,表演乐观、风趣。西双版纳还有一种长约80厘米的小型象脚鼓,更便于鼓舞竞技。双人对舞中,以夺得对方的帽子或头巾为胜。
    嘎光:傣语意“围着鼓跳舞”,“光”即鼓。在德宏、西双版纳、耿马等地区流传。表演形式自由,男女老幼皆可,合着鼓乐声自由起舞,膝部规律地屈伸、颤动,身体前俯、后仰,是民族风格浓郁的自娱性舞蹈,突出傣族舞蹈的“三道弯”“一顺边”特征。有时由三名妇女抬芒执钹,边敲边舞为大家助兴。近年德宏地区兴起“新嘎光”,步法变化多,动作整齐,节奏欢快,颤动与起伏比过去小,群舞中既可双人对舞,又有几种规范的变化,尤为青年人所喜欢。
    依拉贺:也译“依腊诙”,流传于西双版纳。过去限于男子,现男女均可参加,是边唱边舞的自娱性舞蹈。因每段歌词结尾多唱“依拉贺”一词而得名。形式基本同“嘎光”,但“一顺边”特征更突出,因唱词和结束前呼喊“水——水”(瞅——瞅)显得更加热闹。过去此舞只在傣历新年“泼水节”“开门节”表演,现无此限,平时人们也常聚一起欢跳此舞。
    鱼舞:傣语称“嘎巴”。流传于瑞丽和畹町等地,是男子表演的道具舞蹈。舞者戴尖塔型头盔和菩萨面具,腰系1米多长的鱼形道具,表现鱼在的动态,步法平稳,碎步居多,有些步法近似孔雀舞。近年有不用道具者,女子也可以表演。不用道具时,舞者把两手叠在一起,手心向下置于胸前、身后,两手置于腰侧、或一前一后等姿态,模拟鱼之摆动胸其耆、尾耆、鱼身,表现鱼的顺水前游、逆游转弯、激流穿越等情节。因无道具的局限,形象更为逼真,舞姿柔美,动态轻盈、活泼。
    蜡条舞:傣语称“嘎甸”。流传于西双版纳,是女子仪式性舞蹈。蜡条即蜡烛,用蜂蜡和绒捻制成,插在小托盘上,舞者两手各托一燃烛,在鼓、芒、钹等伴奏声中起舞。动作两腕由外向内划圈旋绕,或半蹲、跪下,或缓步前进,烛光随舞姿变化摇曳,形成虔诚、神秘的气氛。佛教中灯烛喻意光明,此舞有祈福、祝愿含义,是受小乘佛教影响形成的舞蹈形式。信仰小乘佛教的布朗族也有蜡条舞,布朗语称“板典”。舞者手心向下,用指缝夹住燃烛表演,动作与傣族近似。【返回】

    孔雀舞:傣语称“嘎洛拥”“烦哺若”等。流传于云南西双版纳的景洪、德宏的瑞丽、潞西及耿马、景谷傣族聚居区,是盛大节日和“做摆”(修功德的佛会)时广场表演的道具舞蹈。过去表演者都是男子,头戴佛塔型金冠、慈祥的菩萨面具。表演时将细竹和绸布做成片片羽翼连在一起系于腰间,左右两侧各五片做翅膀,后面三片做尾翼,用绳子分别系在手臂和手腕上操纵。内容多表现孔雀的漫步林间、水边嬉戏、飞跑追逐、展翅飞翔,以及最精彩的开屏抖翅等。各种舞姿、动态都靠足够的臂力和手腕的功夫。有专门表演这种高雅技巧的孔雀舞民间艺人,并形成规范的动作和富有艺术性的程式,伴奏乐器也相应地形成一套演奏方式和配合舞蹈的“鼓语”,表演水平不断提高。

    各地孔雀舞大同小异各有专长,西双版纳地区的孔雀舞还表演当地广为流传的民间故事《召树电和楠木诺娜》(即王子与孔雀公主),并出现大象、马鹿、猴子等角色,表现它们带领王子去找公主战胜恶魔使王子和公主团聚的情节。瑞丽地区的孔雀舞,道具轻巧,技艺性比较高,民间艺人也比较多。有的地区表演与伴奏音乐都比较自由,没有鼓语配合,并在表演间隙中演唱赞颂孔雀的民歌,“孔雀最爱和平,它的心像月亮一样光明……”充分流露出人们喜欢月夜、喜欢安详、平和的心境。

    进人1950年代以后,民间艺人有机会到各地演出开拓眼界,促进了孔雀舞发展。如著名的民间艺人毛相,技艺高超,年轻时为演得逼真,经常到丛林和水边隐蔽起来,仔细观察孔雀的习性和动态。他成为专业舞蹈演员后,利用到各地演出的机会,观摩学习其他民族舞蹈之长。他在演出中大胆地去掉面具与道具,尤其是吸取汉族舞蹈运用眼神之长,丰富面部表情。他为了体现出孔雀常常定睛凝视的特征,下雨时专门到屋瞻下,迎着流淌的雨水定睛凝视,苦练不眨眼的功夫。还把傣族拳术中的一些合适的动作运用于表演之中,开创了不用道具在舞台表演孔雀舞的先河,使孔雀舞产生新的飞跃,给后来由女子集体表演、并获得国际一等奖的《孔雀舞》打下基础。至今,广场上,舞台上,使用道具、不用道具表演的孔雀舞仍在流传,道具的制作更加精美、轻便,节日游行队伍中,由儿童集体表演的带道具的孔雀舞,天真、可爱,非常引人注目,形成一代新风。【返回】

    相同的乐舞遗风——傣族与朝鲜族都是擅长歌舞的古老民族,仍保持着古代乐舞遗风,在喜庆、欢聚及日常生活中有歌舞娱乐,有即兴表演的自娱性舞蹈,傣族为“依拉贺”“嘎光”,朝鲜族称“玛克村”,形式近似,风格各异。两者农村中都有众多舞蹈能手,民间艺人技艺精湛,许多表演性民间舞蹈一直保持着艺术特色,许多民间舞蹈形式经过适当加工后,就能搬上舞台表演。表演中都以鼓为主要伴奏乐器,通过鼓手的轻重缓急、交错击打,奏出各种节奏,紧密地配合舞蹈的变化,傣族的象脚鼓、朝鲜族的杖鼓不同的形状与音色,使民间舞蹈的民族色彩更为浓郁。
    不同的地域色彩——傣族居住在北纬21~24度地区,属亚热带气候,湿热的天气、宁静的田园生活,人们不喜欢激烈活动。舞蹈节奏多是2/4拍的连绵不断的节奏型,舞蹈动作平稳,仪态安详,多规律性的重复,跳跃性动作很少见。具有明显的东、南亚文化与小乘佛教文化的成分。朝鲜族居住在北纬41~44度地区,属北温带气候。虽与傣族同是以主要种植水稻的民族,但由于气候比较寒冷,舞蹈风格与傣族迥然不同,舞蹈节奏丰富多变并有跳动感,以6/8拍居多,舞蹈动作的类型也比较多,带有古代东夷与朝鲜半岛文化影响的烙印。
    优美的舞蹈形象与意境——傣族与朝鲜族都是喜水、尚洁的民族,由于民族审美心理和民族性格不同,形成了各自特有的民间舞蹈形象与意境。傣族舞蹈体现的是水的绵延、涟漪波动,膝部均匀地屈伸、颤动,形成安详舒缓的动律,舞姿柔美清新。朝鲜族舞蹈强调呼吸的运用,感情含而不露,内韧外柔,潇洒典雅,体现了水的清澄,泉水的涌动。两个民族的舞蹈都有三道弯和一顺边的基本形象,傣族多向侧方、即横线式动态造型,朝鲜族还有许多是向前方、斜前方、即直线式动态造型。
    与远古百越人图腾崇拜有关——傣族喜欢孔雀,通过道具舞的形式表现孔雀的善良、温驯和华丽,其他各种舞蹈中,也不乏源于孔雀形象的步法与舞姿造型,以此象征吉祥、幸福,寄寓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朝鲜族喜欢鹤,鹤象征纯洁、善良、长寿,人们的崇鹤心态,形成舞蹈的基本动律和形象特征,舞姿中三道弯与一顺边的基本造型,与鹤的动态不无关系。在意境创作上,前者是热带珍禽、留鸟孔雀的艺术升华,后者是北温带珍禽、鹤的意境创造,两者的根源都在于农耕生活,水稻种植并和远古百越人图腾崇拜有关。至于这两种舞蹈文化之异同,及其形成与演化的原因,运用“动态切入法”通过舞蹈的动律、形象、意境等方面所进行的动态性的比较,是舞蹈文化极为重要的、最基本的研究方法。【返回】

 

 

本章要点:
    中国南方的少数民族中,多是从事农业或以农业为主的民族,而且多是擅长水稻种植、喜食大米的民族,它们和古代百越人有着密切的血缘关系,仍保存有许多百越古风,舞蹈以歌舞形式居多。傣、壮、苗、瑶、布依等民族的民间舞蹈,都具有深邃的农耕文化的内涵与浓郁的民族色彩;居住在东北的朝鲜族受汉文化影响深远,其舞蹈与傣族舞蹈的文化比较中,可以深化对农耕文化型民间舞蹈的理解。

复习思考题
1、朝鲜族民间舞蹈的风格特点是怎样形成的?
2、傣族民间舞蹈的亚热带风情与水文化特征的成因。
3、壮族民间舞蹈的农耕文化特征体现在哪些地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