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绿洲文化与西北民族的民间舞蹈(下)  本章要点

第二十三节 塔吉克族民间舞蹈  第二十四节 回族的民间舞蹈

点击放大

    塔吉克族是我国历史悠久的古老民族之一,自古以来生活繁衍在祖国西陲的帕米尔高原,主要聚居在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族自治县,其余分布在该县以东的莎车、叶城、泽普等县,语言属印欧语系东伊朗语族。帕米尔在“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西北端,汉、唐时称作“葱岭”,是当时中西交通要道。

    回族是是中国少数民族中一个别具特色的民族。它既非原始氏族部落发展而来,也非外国迁入定居后形成,“而是以伊斯兰文化的巨大凝聚力,将不同国度,不同语种的穆斯林凝为一体,使外来成分与局部土著融于一体的民族。”

    特定地理历史条件下,原地古民族发展成今维吾尔族、塔吉克族、哈萨克族等,伊斯兰教传入又形成回族、东乡族撒拉族等。这些民族继承了古西域乐舞文化底蕴,创造了各具特色的绿洲文化型舞蹈,与其他四大类型民间舞蹈同为深邃中华文化载体。

 

【返回本章】    第二十三节  塔吉克族民间舞蹈    阅读参考

恰甫苏孜   其他表演形式

塔吉克族舞蹈作品荟萃
Ying_1s.jpg (25440 字节)

    中西交通要道上的塔吉克族——是自古以来生活繁衍在祖国西陲的帕米尔高原的古老的民族。17世纪后,帕米尔西部的索格南、瓦汉等地的塔吉克人迁来,和土著居民融合成今日的塔吉克族。

    塔什库尔干地处帕米尔高原东部,有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幽深的山谷间,有河流、湖泊、牧场和良田。塔吉克族在帕米尔高原自然风光陶冶下,磨炼成坚强的意志与诚挚朴实的性格,逐渐形成了本民族的心理特征与审美习惯,并把对自然、对人的深厚感情,都洋溢在舞蹈表演中。

    西域古风的舞蹈形式
——塔吉克族的民间舞蹈风格别致,形式多样,表演质朴无华,舞曲有许多古老节拍型,乐、舞交织,鹰笛和手鼓是主要伴奏乐器。

    塔吉克族与维吾尔族舞蹈文化比较
——两个民族都是在各自的地理与历史条件下,既继承又发展形成为各自舞蹈文化的特色,具有绿洲文化的特征 ,都是西域乐舞文化的继承者。塔吉克族人口较少,民间舞蹈形式不多,但代表着帕米尔高原的传统民间舞蹈文化。

 


塔吉克族舞蹈作品荟萃
 

    塔吉克民歌

塔吉克族民歌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塔吉克舞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塔吉克舞

塔吉克舞

塔吉克少年

塔吉克舞

塔吉克少年

    塔吉克舞

塔吉克舞

【返回】

 

    历史悠久的古民族——塔吉克族先民早在公元2、3世纪就,在这条“丝绸之路”重要通道上(今新疆塔什库尔干一带),建立了碣盘陀国(东伊朗语意为:山路),从此与内地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往来。据古文献记载,当时这里的人民己能引水灌溉,北魏神龟二年(公元519年)宋云、惠生西行求法路过此地时,当地人听说中原耕作要“等雨而种”,就取笑说“天何由可期也”,可见当地文化传统之久远。

    据玄奘《大唐西域记》记载,古代这里居笃信佛教,唐朝时城里已修建了十余所佛寺,有僧徒五百余人;而且人民有好客的传统,常热情接待过往僧侣行人。《大唐西域记》还记述当地流传的“汉日天神”故事:竭盘陀国王是太阳神和汉族公主的后代,王族的相貌、服饰“貌同中国,首饰方冠,身衣胡服。”正反映出古代塔吉克族与汉族的密切关系。8世纪初,竭盘陀国王裴星带领一部分人归附吐蕃,这里由唐朝葱岭守提管辖。宋、元时期黑汗王朝、察合台汗国等地方政权也管辖过这个地区。

塔吉克舞

    这些历史说明居住在亚、欧交通要道上的塔吉克族,其古代文化是西域文化的组成部分,受到汉族文化、吐番文化、塔里木兄弟民族文化以及印度、伊朗文化的影响,塔里木盆地伊斯兰化后,塔吉克居民也改奉了伊斯兰教。自从维吾尔族人民成为塔里木盆地的主要居民以后,塔吉克族的文化长期受到维吾尔族文化的影响。17世纪后,帕米尔西部的索格南、瓦汉等地的塔吉克人迁到这里和土著居民融合成今日的塔吉克族。随着海上交通兴盛和丝绸古道逐渐衰落,帕米尔高原由于山高路险而少有外来商旅行人,这种历史地理条件就使当地许多古代风俗、乐舞技艺得以保存下来。【返回】

    高原风光的陶冶——塔什库尔干地处帕米尔高原东部,境内有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冰山之父”的慕士塔格峰,冰峰雪岭,层峦叠幢,白云萦绕,神奇莫测。而在幽深的山谷之间,又有湍急的河水、宁静的湖泊、牛羊成群的牧场、苍翠欲滴的良田。塔吉克人民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与生产斗争中受到这瑰丽壮观的自然风光的熏陶与锻炼,逐渐形成了本民族的心理特征与审美习惯。他们的内心犹如冰峰雪岭般高尚纯洁,不畏严寒,长年在高原缺氧条件下靠艰苦的劳动建设自己的家园,经常往来于崎岖艰险的山路之间,他们认为最美的是这种坚忍不拔的意志,一往无前的大无畏精神。因而,这里的人把鹰看作山颠的强者,英雄的象征,因此民间流传着许多有关鹰的民歌和传说故事,当地人把舞蹈的起源也和鹰联系在一起。

    塔吉克族舞蹈的起源,老人们的说法是这样的:很久以前,有个叫作多斯提克牧羊老人放牧时,看到鹰在天空自由翱翔非常羡慕,忽听到鹰俯冲时发出咻----的声音而感到奇异。有一次他偶然拾到鹰的翅膀骨,便做了一支鹰笛,竟吹出美妙的声音;他又展开双臂,像鹰一样盘旋起舞而感到愉悦非常。于是,大家都学他吹奏鹰笛,跳起鹰舞,故事说明群众对鹰的崇敬与喜爱。塔吉克族舞蹈塑造鹰的形象,并非单纯模拟鹰的动态跳舞,而是运用传统的乐舞技艺展现鹰的气势,给人心旷神怡之感。

    塔吉克族舞蹈中鹰并不是唯一形象,还有野鸭凫水等。当问到他们的舞蹈特点时,一些舞蹈能手会通过自己的表演,描绘塔吉克族舞蹈的“鹰翔、鹞冲、鸭泳”三个主要的特点,然后说明怎样表现“山鹰翱翔”“鹞鹰俯冲”“野鸭凫水”的意境。

    这些表演,只有对自然界的飞禽有过细致观察,对它们有深厚的感情与了解,舞蹈中才会出现如此优美的形象;只有在西域乐舞熏陶下掌握一定技巧的人,才能表现出如此美妙的神韵。塔吉克族人民在帕米尔高原自然风光陶冶下,磨炼成坚强的意志与诚挚朴实的性格,并把对自然、对人的深厚感情,都洋溢在舞蹈表演中,使人观后感到无比亲切,永远难忘。【返回】

    恰甫苏孜——是即兴表演并带有竞技性的舞蹈形式。恰甫苏孜一词,塔吉克语意为:“快速、熟练”,既是节奏的、又是舞蹈形式的名称。该节奏为7/8拍,由3/8单拍加4/8双拍组成,单拍活泼、跳跃;双拍沉稳有力,从而形成塔吉克族舞蹈的特有风格。恰甫苏孜以双人对舞为主,形式活泼,舞者可自由进场或退出,可以两、三组同时进行,亦可男女同舞。开始时多由一名男子表演,然后邀请另一男子同舞,两人徐展双臂,沿场地边缘缓缓前进,如双鹰盘旋、翱翔;节奏转快,互相追逐嬉戏,忽而肩背近贴侧目相视,快步行走,又蓦地分开跃起,如鹰起隼落由低到高拧身旋转,扶摇直上,最后,在舞蹈能手的竞技旋转中结束。这些动态形象,显然是来自西域乐舞“胡旋舞”“胡腾舞”的技艺与升华。

    恰甫苏孜的7/8拍和丰富的节奏变化,形成了舞蹈的动静结合、急缓交错的规律,这一规律正适于在高原行动中需要缓冲、喘息的特点。舞蹈时,前面的3/8拍部分多是发力、前进(如磋步),后面4/8部分则是伸延、变化(如慢抬腿),使舞蹈形成既跳跃、敏捷,又平稳、舒展的动律。这种7/8拍很可能是古西域乐舞常见的节奏型,而且曾盛行于塔里木盆地一带。所以,维吾尔族古典套曲《十二木卡姆》中牧人了许多这种7/8拍的歌舞曲,每套木卡姆的“第一麦西热甫”的开始部分,“第二达斯坦”与间奏中,都有这种节拍的歌舞曲。不过,在维吾尔族民间这种节拍型的舞蹈已不常见,而塔吉克族却在交通不便的高原山区,保存了这种古老的乐舞形式,并在不断表现现实生活中形成自己的特色,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恰甫苏孜步法有:“单步”“磋步”“磋步转”“退转步”等;手式有:“单翅”“双翅”“交替式”等。跳法大同小异,风格略有不同,靠近城镇的塔什库尔干、塔哈曼、提孜那甫等地动作柔和、细腻;接近牧场的达甫达、瓦恰等地则粗犷、豪放,而且肩部的动作较多。

     通用维吾尔语的塔吉克与维吾尔族杂居地区,常用塔吉克族曲调填唱维吾尔语新词作为舞蹈伴奏,风格别致。【返回】

    买力斯——买力斯的塔吉克语意为“特定节拍”。是以民乐伴奏或民歌伴唱为主的自娱性舞蹈,也常用来表演传统的故事性民歌,并以布伦木沙、大同等地区的买力斯最著名。买力斯为5/8拍,由3/8加2/8拍组成,可独舞、双人或三五人同舞。步法多用“连走步”,并以5/8拍中连走4步最典型,此步法尤为妇女们所喜欢,此外也可以运用恰甫苏孜的一些步法与技巧。伴奏乐曲有《白鹰》《雄鹰》《罂粟花》等古老民歌。单人表演《白鹰》时,表演者边唱边舞,众人帮唱衬词为舞者助兴,充满生活情趣。

    拉泼依——是自娱性舞蹈,是家庭内只用一个热瓦甫伴奏的特定自娱性舞蹈形式,有时也在室外进行。有专门的伴奏曲调,为7/8拍,伴奏者还可以边奏边舞,舞蹈动作自由、轻快。提孜那甫地区的拉泼依,可把热瓦甫放置肩上弹奏起舞。这种乐师把弹拨乐器置于肩上弹奏起舞的形式,可能是西域乐舞的一种风习,所以敦煌壁画上绘有“反弹琵琶”的舞蹈形象。

    刀舞——表演性单人舞蹈,表演者持波斯式长型弯刀而舞,并有固定的伴奏曲调,为7/8拍。因表演需较高的技巧,所以一般人不易掌握,民间已不多见。只有在塔什库尔干县城一带仍有流传。动作有:“挥刀进”、“磋步跳”、“劈转”等,颇具古代武土之风。

    马舞——表演性道具舞蹈。塔吉克语称为“阿路嘎玛克”。表演者腰系特制的马形道具(如“竹马”),由l人或2人表演,舞者边唱边舞,歌词内容多为称赞马如何善走山路,矫健顽强。动作多模拟马的登山、越涧、跑、跳、闪、转等。【返回】

    艺术风格——塔吉克族舞蹈艺术风格是在帕米尔高原环境中,在西域传统文化中形成的,通过特有的节奏、动律、形态体现出来。山民生活在高原,日照强烈、空气稀薄,行动不能急促,需要缓冲,形成深吸慢呼的规律。因常穿软帮平底高靴行走,膝部比较松弛,微屈、脚腕灵活、脚掌平稳等特点,所以跳舞时膝部习惯地保持微屈,步法沉稳有力,动作柔韧而富有弹性。

    塔吉克族的生活形象和服饰增添了舞蹈的民族色彩:男子面庞黑红,高鼻深目,浓眉长睫,两眼闪烁发光,棉帽有彩色图案,黑羔皮里子翻出一条毛边,紧扎腰带,穿着红色尖头软底长靴,靴筒上端露出编织有花色图案的羊毛线袜,伫立不动时,英姿神态十分动人,舞动起来时,有鹰隼穿云破雾的气势、豪迈洒脱的形象,令人赞叹不已。妇女舞蹈时,含蓄优美,一手拉裙,一手扶着披在绣花棉帽上的纱巾,手腕微挑,平稳前进。花帽前额绣有艳丽的图案,还挂着帘状装饰性的小银坠,随着舞动叮叮作响。舞者细碎匀你的步伐,轻盈婀娜的体态,像美丽的水禽在湖面泛游,那飘动的服饰宛如一片涟漪。

    塔吉克族舞蹈风格的特殊性,还常表现在乐、舞两者交织进行的方式上,其旋律往往在弱拍开始,脚步要合着节奏的强拍,手、上身姿态又要与旋律强弱起伏吻合,从而加大了表演难度。塔吉克族从孩童时就已熟悉这种节奏,擅长此类舞蹈,但他人不下番功夫就很难合上节奏起舞或缺少风韵,塔吉克族舞蹈艺术特色的形成和伴奏乐器以及特有的演奏方法分不开。

    鹰笛用鹰的翅膀骨制成,是塔吉克族最典型的乐器,有悠久的历史,其形状与1959年于新疆巴楚县脱库孜萨来出土的南北朝的骨笛残部相近。据唐段成式《酉阳杂俎》载:“有人以猿骨为笛,吹之,其声轻圆,胜于丝竹。”可见骨笛历史悠久,取材多样,而鹰笛更为优美动听、更富有高原特色。这种鹰笛吹奏技法很难掌握,但所吹奏出的音调则非常别致、美妙。

    手鼓是塔吉克族舞蹈伴奏的主要乐器,两名妇女敲打一面手鼓,其他民族则罕见。鼓点有多种固定的套路与名称,如“阿路卡托曼”“瓦拉瓦拉赫克”等,都能奏出简单的和声。在赛马、叼羊时同时击奏几面手鼓,鼓点激动人心,骑手和马更勇猛追逐。乐器也有特点,如拉巴甫(热瓦甫)比维吾尔族小,用杏木制成。乐器还有:布兰孜库姆、塔吉克式艾捷克等。【返回】

1.同是西域乐舞文化的继承者
    塔吉克族与维吾尔族两者比较,无论在人口数目还是在分布面积上,都是极其悬殊的,若从民间舞蹈对西域乐舞的继承上看则各有所长。在舞曲的节拍方面,两者都有许多7/8与5/8拍的乐曲,这种复合节拍很可能是西域乐舞中比较典型的节拍,从而形成舞蹈的独特风格。目前,维吾尔族舞蹈中,7/8拍型舞蹈形式己很少见,而塔吉克族舞蹈则多是7/8拍。

    在舞蹈的形式与技艺方面,两者都继承了西域乐舞的“双人对舞”与“竞技性旋转”,维吾尔族规范性较强,要在一定乐曲和节拍中完成动作;旋转多在最后,作为竞技表演,如“多朗舞”的第二、第四组动作。塔吉克族的“恰甫苏孜”则不然,乐曲和节拍并不限制动作的多少,舞者可即兴发挥,旋转多在对舞中结合其他动作表演。在自娱性舞蹈中,维吾尔族着重感情抒发,舞蹈规范与表演性强;塔吉克族更具即兴性,并把崇拜鹰的心理融会于舞蹈。维吾尔族所用伴奏乐器较多,农耕、商业文化的色彩更浓;塔吉克族多是笛、鼓伴奏,牧业文化的成分较多,富有高原山区的色彩。两者都属绿洲文化型的舞蹈。

2.同是中国民间舞蹈文化的创造者
    少数民族民间舞蹈中,苗族、傣族、朝鲜族和汉族舞蹈农耕文化色彩浓郁;蒙古族、鄂伦春族舞蹈洋溢着草原气息;黎族、高山族舞蹈带来海洋的风韵;藏族、羌族舞蹈具有高原色彩和农牧文化特征;维吾尔族和塔吉克族舞蹈则是绿洲文化的特征。

    中国是多民族的国家,有些民族人口虽少,但其民间舞蹈依然是该民族文化的标志,都曾为中华文化作出过贡献,是民间舞蹈文化中的组成部分。绚丽多彩的中国民间舞蹈和源远流长的中国民间舞蹈文化,是全国各民族人民共同创造的,是各民族人民智慧的结晶。秦代李斯在《谏逐客书》中言:“是以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在研究中国民间舞蹈文化中,应广收博采、深入研究、不断升华,使传统文化之精髓与时代精神相融合,让中华文化发扬光大。【返回】

 

    【返回本章】    第二十四节  回族民间舞蹈    阅读参考

    回族是回回民族的简称,“回回”名称最早出在北宋文献,原指唐以来居住安西(今新疆南部及葱岭以西)一带的“回纥”(可能是回鹘一词的音转或俗写)。公元13世纪初蒙古军队西征,一批批信仰伊斯兰教的中亚各族人及波斯人、阿拉伯人不断被官方签发或自动迁徙到中国各地,他们也被称作“回回”。不同时代的同一名称有不同的含义 ,前者指今维吾尔族先祖回纥人;后者指回族先世。清代文献中所称的“回部”多泛指两者,亦有专指维吾尔族,这需据文意而定。

   
回族居住农村的多务农,兼营牧业、养殖业;城镇的多营手工业和小商业。回族现有人口居少数民族人口第三位,分布在全国大部分省区,以宁夏、甘肃、青海、新疆、河南、云南等地居多。回族长期和汉人杂居,特别是汉人成分在回回中日益增多,逐渐习惯汉语言,受汉文化影响加深,但语言仍有阿拉伯语,波斯语词汇;仍保持共同的心理状态、经济生活、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

    回族民间舞蹈——回族由于虔诚的宗教观念,自娱性舞蹈不多,只在婚礼上有歌舞形式。近几十年来,回族的民间舞蹈在不断的发展。属跨民族舞蹈形式的还有“宴席曲”等。


回族舞蹈作品荟萃

 


回族舞蹈作品荟萃
 

心泉

花儿

回族舞蹈--心泉

  

心-月

回族舞蹈--花儿

碰手镯

回族舞蹈--心-月

莲花扇鼓舞

回族舞蹈--碰手镯

莲花扇鼓舞

【返回】

 

    “耍场”“踏脚”源于武术:回族素有武术健身的习俗,男子表演“耍场”“踏脚”的舞蹈动作带有拳术的特点。“耍场”流传于新疆昌吉,是喜庆节日中在庭院里表演的舞蹈,舞者4人,在2名伴唱者即兴编唱的喜庆歌声中,或平步前进,或提腿转身,舒展大方。“踏脚”流传于宁夏泾源,多借月光在宽敞的场地上进行,老幼皆可。舞者用脚的内外侧和腿部“裹”“打”对方,只踏不踢,不准用手,双手只协调身体平衡。舞蹈动作有平踏、跳踏、骗腿、转身等,充满欢乐并起健身作用。

    “汤瓶舞”“口弦舞”源于宗教习俗:“汤瓶舞”流传于宁夏回族聚居区。由男子表演,舞者持白毛巾为道具,表现伊斯兰教礼拜前用“汤瓶”(壶)盛水净身,作“大净”或“小净”的习俗,舞蹈中还常出现模拟“汤瓶”的形象,故有此名。舞蹈动作有“擦身”“搓背”以及挥舞毛巾互相抽打、嘻戏等。“口弦舞”也叫“坐舞”,是宁夏回族妇女们跪坐地上拨奏口弦表演的舞蹈。舞者随着口弦奏出的优美旋律,或轻摇身躯,或缓缓起立而舞,表达不同的心境。

    “沐浴舞”为创造性的形式:1950年代初,广西桂林一回族小学教师,把“小净”过程编成《沐浴舞》,在当地阿訇的赞许和协助下排练演出,演出中“并辅以伴唱赞圣的诵经调音乐”。此舞虽有肃穆的宗教色彩,但同时流露出恬静的生活气息,并模仿“汤瓶”的造型。以后逐渐发展成为流行一时的广西回族民间舞。

    “花儿与少年”流传于青、 甘、 宁、新等地回族聚居区。回族擅长山歌,把这种山村的生活小调、男女间即兴对唱称“花儿”(河湟地区称“少年”)。1950年代后,一些回族群众在唱“花儿”时常作些简单的舞蹈动作,并吸收汉族民间舞蹈的折扇为道具,逐渐发展成为一种自娱性的歌舞。据说,持折扇的表演最早由8名回族单身男子在民间社火中表演,称之为“八大光棍”。《花儿与少年》经专业舞蹈工作者改编后,成为融合回、汉文化的新型回族歌舞,深受欢迎。

    在与汉族杂居地区,回族也跳汉族民间舞蹈,如辽宁沈阳的“小鼓高跷”四川松潘的“回族花鼓”等。【返回】

    “宴席曲”源于喜庆活动:是喜庆宴席间演唱的一类民间歌曲。后来随民间艺人的即兴表演,一些曲目逐渐发展成为回、撒拉、东乡、保安等民族的民间歌舞,并以“宴席曲”作为这种形式的名称,在青海、甘肃、宁夏、新疆等地区广泛流传。“宴席曲”表演者多为男子,其形式以歌为主,行腔自如,曲调流畅,歌词内容广泛,有叙事歌、祝愿歌、颂赞词以及即兴编唱。舞蹈一般不表现歌词内容,只用以烘托气氛,各民族的表演形式略有区别,并有地区的特色。

    宁夏中部地区回族的“宴席曲”,其表演形式是从甘肃传人的,或席间即兴演唱,或离席起舞,近年,女子也参加表演;青海化隆、民和、门源等回族地区的“宴席曲”,舞者为二人,在群众伴唱的歌声中表演,每段舞蹈以歌曲定名。并有相应的舞蹈动作。如《绿鹦哥》中,有描绘鹦鹉的唱词和飞翔的动作;青、甘一带的回、东乡、撒拉、保安族的“宴席曲”中,常有歌舞能手们表演,舞者分站两排,舞随歌起,缓步轻舞,擦肩而过。表演中,手多半握拳,左手插腰,右手翘起拇指上下翻动,或蹲、或起,或转身摇头而舞。高潮时,头部大幅度地左右摆动,满洒自得。其动作还有一定规范和具体名称,如“雁落平沙”“鹞子翻身”“凤凰点头”等。

    新疆昌吉地区回族的“宴席曲”中,根据曲调和表演特点又有《八字大开头》《落莲花》《绿鹦哥》等名目。《八字大开头》是男子双人对舞的形式。由于是喜庆活动演唱“宴席曲”的开头节目,舞者又以“八字步”进场,所以有此舞名,舞蹈中,两人常擦肩而过,当互相照面时,就摇头、动肩、挤眉、弄眼,作出许多滑稽、诙谐的动作,以活跃气氛。《落莲花》也叫《莲花落》,据说是受汉族曲艺“莲花落”的影响形成。舞者徒手或持彩帕,或两手各持“瓦子”(两片竹板)表演,一般是2人或4人的对舞形式。每段表演的最后一句唱词中,演员对面徐缓下蹲,两手从胸前,经头部上方分向两侧,抖手而下,犹如一朵朵莲花飘落。当地“宴席曲”还常用笛子、板胡、四胡、瓦子等乐器伴奏。

    随着社会和人们观念的改变,回族民间舞蹈在不断的发展,并对“宴席曲”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近年舞台上出演有《宴席曲》《马五哥与尕豆妹》等舞蹈和小舞剧。【返回】

 

本章要点
    绿洲,是人类战胜自然在浩瀚沙漠中开辟出的片片沃土,它像是沙漠瀚海上美丽的岛屿;而绿洲文化则是镶嵌在岛屿上,闪烁着人类智慧光辉的明珠。古代的“丝绸之路”正是经过绿洲沟通中、西方的商业贸易,促进了东西方经济、文化的交流与发展。当时的“西域”《今新疆一带)各民族居民,由于得天时地利之便,广收东西方乐舞文化之优长,其舞蹈不仅包含有农耕文化的和谐、优美,草原文化的粗旷、豪放;还包含有以舞娱人的商业文化色彩,逐渐形成综合性的、别具一格绿洲文化型的舞蹈风韵。今日居住在新疆地区的维吾尔、乌孜别克、塔吉克等民族的民间舞蹈中,依然保存有古西域乐舞遗风,具有鲜明的绿洲文化的色彩。

复习思考题
1.绿洲文化型民间舞蹈的特点及其成因。
2.维吾尔族民间舞蹈有哪些主要的形式,其风格特点体现在哪些方面?
3.以多朗舞为例,对其所展示的绿洲文化作具体的分析。
4.塔吉克族民间舞蹈中有哪些西域古风及乐舞技艺的遗存?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