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unchun zu Oroqen ethnic minority group 鄂伦春族

    人口为6965人。聚居在内蒙古自治区和黑龙江省交接处的大小兴安岭中,特别是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鄂伦春自治旗。使用鄂伦春语,属阿尔泰语系 满-通古斯语族 通古斯语支。没有本民族文字,通用汉文。
  鄂伦春族人普遍信仰萨满教,崇拜自然物,相信万物有灵。盛行对祖先的崇拜。



舞蹈服饰节日

    “鄂伦春”是民族自称,意为“山岭上的人”,或“有驯鹿的人”。 这一名称在清初的史料中就有记载。鄂伦春人长期以狩猎生活为主,采集和捕鱼为辅。几乎所有的男子都是优秀的骑手和百发百中的射手,他们对各种野兽的习性和生话规律了如指掌,有丰富的狩猎经验,20世纪40年代他们还是一个带有原始公社残余的游猎民族,猎获物在部族内平均分配,保存着一些原始社会共同消费和平均分配的习惯,老、弱、伤、残者不但分到一份,而且还要多一些。新中国成立后,鄂伦春族人一步跨入到社会主义。现在他们已经实现了定居的生活,告别了狩猎,成为森林和野生动物的保护者。鄂伦春人心灵手巧,能够利用桦树皮制作出精美的手工艺品----衣、鞋、盒、篓、桶、箱,甚至是轻巧的桦皮船。这些物品上有美丽的图案,轻巧耐用,精致大方。

 

 

 

    黑熊搏斗舞--黑熊搏斗舞是鄂伦春人老幼皆爱跳并最具代表性的一个舞蹈。形成的原因一是模拟黑熊在搏斗时的一种动作,较粗犷简单。二是由于鄂伦春人早期对熊的崇拜,认为熊和他们有着血缘关系。对熊不能直呼其名,要叫“雅亚”(即祖父)或“太帖”(即祖母),有的地区又称熊为“阿玛哈”(即舅舅或伯父之意)。过去对熊也有禁猎的习惯,猎人为了自卫打死熊,也要举行一套完整的风葬仪式进行祭祀。因此鄂伦春人对熊的崇拜遗迹,尚有许多还保留在传说和现实生活中。如述说有一猎人被一母熊抓去,居山洞多年,并生下一只小熊,猎人想逃走,无奈母熊严加看守难以脱身。于是猎人生出一计:每外出砍柴速去速回,久母熊防范稍懈,猎人乘机逃至江边,自制木筏顺水而去。黄昏时,母熊返回,见猎人逃走,即带小熊顺足迹追至江边,顺水奔跑,追上猎人吼叫不止,任母熊怎样呼喊,猎人也不回头。母熊想跳又跳不上木筏,一怒之下竟将小熊撕为两半,一半扔向猎人,一半抱在怀中哭号许久。这被撕成两半的小熊,随母者为熊,随父者就成了鄂伦春人了。这虽然是一个传说,但过去的鄂伦春人确信他们与熊是有血缘关系的,所以在过去图腾崇拜全盛时期,鄂伦春人是不猎取熊的。 后来随着人们宗教观念不断发展变化,尤其从饲养生畜后,鄂伦春人对禁止猎熊的习惯就逐渐放松了。所以每当人们跳起黑熊搏斗舞时,是有多种复杂思想感情的,也正因为如此,该舞盛行至今。 
  黑熊搏斗舞可由三人表演,不分性别,也不论年龄和社会地位都可以跳。舞蹈开始时三人站成品字形,其中,左右二人面对面站立,上身略向前倾斜,两膝略向前屈,两手放在膝盖上,两足跳跃不息,同时两肩和头部左右摇摆,嘴里发出“吼吼吼”的粗重声音。第三个人在旁也以同样的动作参加进去,并劝解两个正在用下巴做出袭击对方肩部的舞者。情绪高昂,动作勇健有力。黑熊搏斗舞产生较早,流传很广泛,以逊克县新鄂村,呼玛县十八站或鄂伦春族自治旗境内各猎民村都有人会跳这种舞蹈。 

    树鸡舞--鄂伦春语称《树鸡舞》为“群球嫩”(树鸡,又名乌鸡)。是儿童游戏舞蹈,有模拟树鸡蹦跳和飞翔的动作,由两人参加。游戏前,先定好目标距离,站成横排,然后比赛,看谁先到达终点。起舞时双膝深蹲,双手扶在膝盖上,先是原地上下小动,闭嘴发出“嗯嗯”之声,头和肩左右摆动,犹如树上乌鸡来回甩头模样。继之,双脚曲线向前蹲跳,间或也出现用两臂展开上下摆动表示飞翔,并快速旋转的动作。在作蹲跳的舞步时,边舞边唱、边呼边跳。 
  歌词大意是:谁要是半路逃跑,谁就是兔子;谁要跳的当中笑,谁的牙齿就象臭李子(黑紫色的野果)。 

    依哈嫩舞--“依哈嫩”是庆祝狩猎丰收时跳的一种舞蹈。有双人舞,也有集体舞,后者参加人数不限,偶数为宜。这是以反映狩猎生产为内容的舞蹈。双人舞主要动作有:拉马、抽鞭、了望、下马、下枪(从背上取下);打猎、猎获(搭在马上)、回转等动作。集体舞却众人拉手围着篝火边歌边舞,这种形式亦常在节日或红白喜事时进行,由于众人围着篝火而跳,故亦有“篝火舞”之称。舞蹈动作只有一种,即右脚先向右踏地,左脚再与右脚靠拢,逆时针方向而行(同样亦可左脚始向左行),但双手总是从后向前作小的摆动。 

    采红果舞--“采红果舞”鄂伦春语称“红普嫩”,妇女们最喜欢跳。它反映了鄂伦春妇女的采集生活, 该舞是由两个妇女表演,二人面对面自转圈(有时也走直线,一个往前走,一个往后退),转一圈后,鼓一次掌;也有伸手拨树枝的动作,然后做出采红果的姿势,边采边往桦皮篓里装。越采越欢快,“红普嫩”舞姿轻盈优美,活泼健康,构图和动作讲究对称、平衡整齐而又简洁。如采红果的动作,很讲究手与眼的配合,动作轻巧、明快,既优美,又有生活气息。 

    依和纳仁舞--“依和纳仁”是一种祭祀舞蹈,在丧葬、周年祭祀、传授族谱等仪式中表演。这种舞蹈随着风俗习惯的改变,现已失传,但有的老人还记得,据他们介绍过去鄂伦春族每三年举行一次传授族谱和排辈分的氏族仪式,在这种仪式上人们跳“依和纳仁”舞蹈。跳此舞时要穿上节日盛装,并带上“德勒格垫”(用桦树皮制成的假面具),由十个人手拉手围在外面,一个人站在圈中央。如果外围十个人都是少年,就一定选一位年近七十岁的对祖先对族谱、家谱、对民族历史都熟悉的老人站在中间。如果外围的十个人都是青壮年,那么中央站立着的那一个人,是同辈人或年龄稍大些的人都可以,但最好是年高德重的老人。舞蹈一开始,外围和中央的人,都蹲着做小蹦跳的动作,并可自由地蹲跳旋转,当中央的人传颂族谱进行排辈教育时,大家才站起来,手拉着手成圆圈,边跳跃边顺着圆周行进,步法是:先出右脚向右跳出一步,左脚紧跟踏地,身体略偏向右行进,转几圈再依理反转。中央的那个人边唱边舞(手势性动作),外围的人随声附和,以虚词“那耶希那耶”托腔。 

    萨满鼓舞--“萨满舞”,亦称巫舞。“萨满”,意为激动狂怒的人。鄂伦春人,从前把人的平安,狩猎的丰收都寄托在祖先的神灵上,萨满就是沟通人神之间的“使者”。他(她)们虽是专门巫师,但一般不脱离生产,也不收取任何物质报酬,这和阶级社会的宗教巫师是有所区别的,所以鄂伦春人的萨满是受猎民们尊敬并享有较高威望的。 
  萨满的手鼓(鄂伦春族称“文图文”),是扁平的单面鼓。用狍皮蒙成鼓面,直径一般为五十厘米,无把,鼓背面装有铜环,用皮条连接便于手持。鼓槌用狍皮裹着狍筋制成,长约三十厘米。左手持鼓,右手拿槌,鼓点由单、双、碎点组成。主要舞蹈动作有: 
  1.“空中画圈”。一脚独立,一脚正面抬起离地一尺多高,从里向外划二圈(亦可从外向里划),每划一圈,双手在头顶或斜上方击鼓一次; 
  2.“前踏、后退步”。第一拍:右脚向前方跳、落地要有力,同时左脚跟上合拢踏地,手在正前上方击双鼓点。第二拍:姿态不变。第三拍:左脚向后退一大步,同时双手从下击单鼓点。第四拍:右脚拉到左脚旁,双手在下不动。此动作要做四个方向; 
  3.“三拍跺步”。一拍迈右脚,步子要大,二拍左脚跟上(也可转身)。三拍用右脚跺地,左腿自然抬起。这样连续做,双手随着步法晃动,在第三拍上击鼓; 
  4.“碎步原地转”。双脚在原地快速换脚跺地转身,可向左右急速旋转。双手在腰下击碎鼓点,也可在左、右前上方打点; 
  5.“原地双跳步”。双脚在原地跳跃,落地时要用力跺地,双手在胸前正、反击鼓; 
  6.“移动双跳步”。双腿大幅度向旁跳跃,落地双脚合拢成蹲式,双手在跳的方向或上或下击鼓。 
  萨满在跳神时,必须身穿神衣手持“文图文”,边唱中鼓,请一个神就得唱一个调。有些调与民歌相似,有时就用民歌曲调来传达神灵的旨意。 
  另外,在鄂伦春族的民间歌舞中,还有一种自娱性的歌舞形式。这类歌舞也往往以呼号的头音或曲子名称来命名。如唱“鄂呼兰德呼兰”时,就叫“鄂呼兰”舞,唱“依和鲁”时所跳的舞就叫“依和鲁”舞。还有一种妇女们跳的群舞,“哲和哲”、“达汗达”、“格呼日格 ”等,也是以呼号而起的名。该舞无乐曲伴奏,由舞者自己边跳边喊,参加人数不限,只要成双数即可。动作的变化由呼号的改变而改变。这些民间歌舞虽说动作少而简单,但在他们跳时,兴致是很浓的。无论跳什么舞,只要有人起头,众人都能随着起舞,可见民间舞蹈已成为鄂伦春人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内容。鄂伦春族民间舞被吸收加工创作的舞蹈节目有《鄂伦春舞》。
【返回】

蒙古族 回 族 藏 族 维吾尔族 苗 族 彝 族 壮 族 布依族 朝鲜族 满 族
侗 族 瑶 族 白 族 土家族 哈尼族 哈萨克族 傣 族 黎 族 傈僳族 佤 族
畲 族 高山族 拉祜族 水 族 东乡族 纳西族 景颇族 柯尔克孜 土 族 达斡尔族
仫佬族 羌 族 布朗族 撒拉族 毛南族 仡佬族 锡伯族 阿昌族 普米族 塔吉克族
怒 族 乌兹别克 俄罗斯族 鄂温克族 德昂族 保安族 裕固族 京 族 塔塔尔族 独龙族
鄂伦春族 赫哲族 门巴族 珞巴族 基诺族